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数字普惠金融的机会与风险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17-07-13 11:26

普惠金融是2005年联合国在推动小额信贷年的时候提出的概念,目的就是希望提供公平的金融服务环境,让那些相对弱势的阶层特别是小微企业和低收入群体获得相对较好的金融服务。发展普惠金融的必要性,跟金融的“二八法则”有关系,一般的规律是最上层的20%的客户能够提供80%的业务量。所以绝大部分金融机构都会把它们的工作重点放在最上面的20%的客户。为剩下的80%的客户服务的难度很大,成本高、风险大、规模小。所以说,发展普惠金融是一个世界性的任务。

按市场规则提供的金融服务

发展普惠金融有一个重要的原则是商业可持续,也就是说,它应该是一种按市场规则提供的金融服务。在日常生活中我们观察到容易令人误解的说法和做法,特别是政府提供财政补贴或者行政命令,要求商业金融机构增加对小微企业和低收入群体的金融服务。这样的服务不是商业可持续的,因为不能被看做是普惠金融的做法。

517746221

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主任 黄益平

需要指出的是,在中国发展普惠金融的迫切性更加突出,除了一般的“二八法则”可能带来的问题以外,在我国还存在一写政策或制度,进一步妨碍了金融机构为小微企业和低收入群体提供金融服务。

举个例子,我国的存贷款利率还没有完全实现市场化,这是很不利于为弱势群体提供融资服务的。金融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规则,就是成本必须覆盖风险。风险大本身不是不能做金融交易的原因,比如很多天使基金、创投基金投资的初创企业,风险都很大,但潜在的回报也很高,仍然可以获得融资。同样,金融机构如果要为小微企业和低收入群体提供融资,必须收相对高的利率。如果利率提不上去,它们自然不愿意提供融资。换个角度,我们也可以思考一下,银行不愿意为小微企业提供贷款,但小贷公司、民间借贷却很乐意提供融资,为什么?

在我国的金融业产权歧视现象也很普遍,若一个商业金融机构为一个国有企业提供的贷款变成了坏帐,往往可以用商业决策失误来解释,但如果你贷给民营企业的贷款变成了坏账,发放贷款的银行职员首先会被追查是不是有利益输送的问题。另外,我们的征信系统还不是很发达,对不良率的考核严厉而且僵化。这些都会鼓励银行尽量不提供贷款给风险比较高的小微企业和低收入群体。因此说,我国融资难的问题更加突出,发展普惠金融的任务也就更重。

客观地说,政府推动普惠金融发展的努力一直在做,从上个世纪50年代开始建立的农村信用社、城市信用社,就解决了一部分小企业和个人的金融服务问题。在联合国提出小额信贷年之后,我国政府从2006年开始采取了一系列的政策举措,比如建立了一万多家小额信贷公司,最近几年还建立了不少村镇银行甚至民营银行等等。

那么,我国发展普惠金融主要应该依靠什么样的金融机构,城乡信用社、村镇银行、小额信贷公司、商业银行还是现在不断涌现的各种新型金融机构?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还是要回到商业可持续的原则,如果尊重市场化的规则,什么机构做其实并不重要。但我国政府在过去几年所推出的一些政策并不是真正按照市场化规则设计的。比如监管部门提出的“三个不低于”的政策,即要求商业银行每年对小微企业贷款的比例都必须高于上一年,这显然是一种行政性的要求。更重要的是,政府同时还采取措施整治银行收费,不许银行提高小微企业的融资成本,政府也不补贴。如果我们看统计数据,过去这几年绝大部分商业银行都做到了,也就是说小微企业的贷款确实增加了。但我们在调研中发现了许多的问题,很难长期持续。

数字金融是推动普惠金融的重要力量

我们认为最近蓬勃发展的数字金融或许为举步维艰的普惠金融事业提供了一种潜在的解决方案。小微企业和低收入群体很难获得融资,归根到底还是因为它们不确定性高、规模小、缺乏硬信息并且没有抵押资产。一句话,就是它们很难达到传统金融机构信用评估的基本门槛。但数字金融有可能部分突破这个僵局,甚至带来一场革命性的变化。

中国的数字金融在全世界居于领先地位,无论看行业的规模还是看大公司的个数,都是如此。有的学者指出,我国正在数字金融领域弯道超车,赶上发达国家。我更喜欢引用前哈佛大学教授佛农提出的产品生命周期理论,过去我们生产的很多产品都是在其它国家成熟、成型以后才转移过来的,只有在数字金融这个领域,我国的企业已经一步迈到了其生命周期曲线的最前端,正在引领全球行业的发展。



上一篇:报告提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发展重点
下一篇:金融市场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

©2011 - 2017 版权所有

6